首页 > 苏州妇女网 > 首页栏目 > 花样盛年

“富过三代”泰国顶级豪门的长盛秘诀是什么

标签:花样盛年 | 来源:《花样盛年》杂志 | 作者:白岩泠

顶级豪门联姻应该是什么样子?

在大众的想象中,豪门婚礼大多离不开高调、奢华、浪漫、盛大这些形容词。

比如赌王儿子何猷君在一档综艺与奚梦瑶结缘,后来的求婚因为土味审美和“找妈”名场面至今仍被大家讨论;比如去年特步千金和七匹狼公子的联姻,这对新人青梅竹马、门当户对,吃瓜网友感叹简直是言情小说照进现实。

当然,豪门婚姻也不都是如此高调。

比如泰国首富的谢氏家族,谢家四代继承人好事频传,也让我们窥探到豪门婚姻的另一面。

谢家四代继承人自由恋爱,与盘谷银行商业联姻

1921年,创始人谢易初与弟弟谢少飞在泰国创办正大集团。创始人谢易初有4个儿子,分别是谢正民、谢大民、谢中民和谢国民,也是我们常说的泰国首富谢氏家族。

不过如今正大集团的掌权人是四弟谢国民一家。2017年,谢国民将集团董事长的位子交给长子谢吉人,三子谢荣人担任集团CEO,自此意味着谢氏家族第三代继承人正式接棒。

去年11月连传三件喜事儿的也正是谢国民这一支,作为正大集团的准继承人,谢家四代行事大多低调朴素。

谢吉人在美国留学期间与妻子Marisa相恋并结婚,婚后育有三子一女。

去年8月,长子谢宇宸在家人的见证下向女友金盛求婚,从网上流出的求婚图来看,现场非常原生态。11月底两人举行婚礼,并没有我们想象中豪门婚礼的盛大奢华,现场布置的简约却又不失浪漫。

但毕竟是泰国首富继承人的婚礼,该有的一些排面还是有的,两人婚礼前由泰国国王和王后为其进行婚前祝福仪式。

新妇金盛和婆婆Marisa一样都是韩国人,而且金盛母亲和Marisa是相识近40年的好友。可以说谢宇宸和金盛算是青梅竹马。

同样是在11月,谢宇宸的妹妹谢愿耕在家中接受男友求婚。未婚夫家世不如谢家显赫,据说家族从政,与谢吉人夫妇也是多年老相识。

作为顶级豪门千金,谢愿耕曾在巴黎名媛舞会上亮相。

看到这里,你可能会发现,作为泰国顶级豪门,谢吉人的子女选择伴侣时并不是很在乎对方是否也出身名门贵族,更多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但毕竟是泰国首富家族,商业联姻也是必要的。

11月14日,泰国举办了一场顶级豪门之间的御赐婚礼。枢密院主席素拉育上将亲自出席并主持婚礼仪式,泰国不少政商界人士纷纷到场祝贺。

新娘是正大集团CEO谢荣人女儿Kamonan,目前在家族中担任Thanin Devi Chearavanont 基金会主席,为医疗和公共卫生领域提供帮助。

新郎则是泰国著名银行家族盘古银行总经理陈智深次子陈察楠,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,硕士主攻方向是企业分析,目前就职于盘谷银行。

谢、陈两家作为泰国顶级豪门家族,交集颇多。Kamonan和陈察楠幼年相识,后来两人一同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求学,逐渐萌生爱意,恋爱8年才结婚。

比起正大集团的谢氏家族,盘谷银行的陈氏家族相对低调些,在福布斯泰国富豪榜以12.5亿美元身家位列29。

历经三代,陈氏家族成为泰国金融大鳄

陈氏家族虽然身家不及谢氏家族,但在泰国的地位极为重要。作为泰国总资产最大的银行,也是泰国最大私人银行,盘谷银行一度被美国《金融》杂志列为全球十二大商业银行之一,堪称泰国金融行业的“脊柱”。

但盘谷银行起初只是曼谷湄南河畔的一家小银行,由创始人陈弼臣与友人集资400万泰铢(当时约合20万美元)一同创立,由于银行面积小、资金少、职员也少,曾被当地人笑称为“公司廊”。

1952年,陈弼臣出任盘谷银行总经理一职,统筹银行决策及日常事务。

盘谷银行的早期客户绝大部分来自于在泰国工作生活的潮汕老乡,依靠人数众多的华人基础,盘谷银行很快便成为泰国金融巨鳄,并将业务扩大到东南亚。

此外,作为华侨,陈弼臣还积极推动把盘谷银行的业务拓展到中国。1954年,盘谷银行在香港设立分行。次年派大儿子陈有庆前往香港打理业务。

后来陈有庆在香港成立亚洲保险,为陈氏家族拓展保险业务,并将盘谷银行旗下在香港的商业银行与亚洲保险合并,成立亚洲金融集团并上市。如今亚洲金融集团由长子陈智思担任董事长。

1957年,泰国发生政变,陈弼臣为避风头来到香港,在这个东方国际金融中心,陈弼臣更加敏锐地感知国际金融发展变化,先后在吉隆坡、伦敦、纽约、东京等地设立分行。

1963年,陈弼臣回到泰国后成为盘谷银行董事长兼总裁,此后的20年里,盘谷银行飞速发展,从最初注册资本只有400万泰铢、37名职工的小银行,迅速发展成注册资本58亿泰铢、员工2万人的泰国最大私人银行。

除了金融事业,陈弼臣也担任众多社会公职,参与慈善公益活动,因此受到泰国王室重视,时任泰王曾为他颁赐一等白象大绥勋章、红十字一等奖章、自由荣誉勋章、童军荣誉勋章、金融及银行学名誉博士等勋章。

1982年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称陈弼臣是“泰国的头号大亨”“泰国的最大家庭企业王国的北极星”。

陈弼臣有六子一女,为避免家族因争家产而起内讧,陈弼臣早年将长子陈有庆一家派到香港,打理、拓展盘谷银行在香港及海外投资的业务。泰国盘谷银行业务则由次子陈有汉继承,家族其余酒店、医疗、房产等业务交由其他子女。

1980年,在盘谷银行工作21年的陈有汉从父亲手中接任盘谷银行总裁一职,因为幼年曾在中国求学,早年在伦敦读书的经历,陈有汉有一套“中西结合”的管理模式:既讲道义重人情,也谙熟现代企业管理理论。

陈有汉恪守“任人唯贤”“唯才是举”的原则,吸引了大批杰出人才。他认为员工是银行最大的资产,充分调动员工积极性才能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。

担任总裁后,陈有汉不仅积极开拓海外市场,把业务拓展到中国、日本、新加坡、英国、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;他还善于引进新技术,投资数百万美元购入IBM大型计算机主机,成为泰国首家实现存款计算机联网的银行,1987年,实现泰国所有分行计算机联网服务。

在陈有汉担任总裁的12年间,盘谷银行迅速发展,成为泰国经济的支柱和泰国四大华人金融财团之一。陈有汉本人也曾三度被评为“泰国杰出银行家”,被美国《财富》杂志评选为“1990年亚洲25位杰出银行家之一”。

1994年,陈有汉卸任盘谷银行总裁,将集团交到长子陈智深手中。

上任三年后,一场金融风暴让亚洲金融行业受到重创,盘谷银行也不例外,1997年纯利润比1996年直接下降80%,坏账率最高峰的时候达到40%多。为了应对危机,陈智深果断出售了旗下公司的股权,积极招揽外商,通过股东垫资的方式让盘谷银行在金融风暴后得以迅速回血。

历经三代努力,如今的盘谷银行在泰国经济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 

富不过三代的“魔咒”,凭什么被他们打破?

富不过三代,似乎是萦绕在不少家族企业头上的“魔咒”,但这个“魔咒”似乎在陈氏家族身上无法应验。

陈弼臣出生在泰国,幼年时曾被父亲送回祖籍汕头求学,或许是因为这个经历,陈弼臣格外注重中华文化对家族的影响。在汕头的陈氏祖宅有一块“积厚流光”的匾额,一直影响着陈家人。

发展至今,陈氏家族成员多达百人,如今第四代也已经陆续接触家族事务,能传承近百年、富过三代,离不开“和”字,家族成员之间关系好也是维系家族的重要因素。

泰国陈氏家族与香港陈智思一家长期分居两地,维系彼此之间的联系就是相互参股,这种方法始于陈弼臣,让双方既是亲人又是合作伙伴。

陈智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彼此的关系:“我们是泰国公司的小股东,泰国小叔叔也是香港公司的小股东。”

陈有庆在香港扩展业务时,弟弟陈有汉曾多次提供帮助和支持。1997年,盘谷银行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,香港陈有庆与陈智思父子也曾倾囊相助。

随着陈家三代均在家族企业中担任重要职位,陈智思和陈智深两位堂兄弟则更紧密的联系起来。在两人的推动下,泰国陈氏与香港陈氏共同在上海嘉定地区开发房地产业务,也计划在广州、上海等地开办国际学校等。

陈氏家族能打破“富不过三代”的魔咒,“积厚流光”是家族维系的根源。

在泰国,“富过三代”的富商家族不止陈氏家族。

除了上文提到的正大集团谢氏家族、盘谷银行陈氏家族,泰国福布斯富豪榜上还有同样富过三代的侨商家族。

比如以124亿美元身家位列泰国福布斯富豪榜第四,被称为泰国“零售之王”的郑氏家族。

1924年,郑兴平离开海南来到曼谷谋生,在岳父的资助下开了一家小杂货铺,一次偶然的机会引进欧美进口商品,郑兴平很快赚到第一桶金。

经过多年艰苦创业,1956年,郑兴平与长子郑有华一同创办“中央洋行”,是泰国第一家百货商场。

后来郑兴平与长子郑有华相继离世,次子郑有英成为家族的“顶梁柱”。

在郑有英的带领下,中央洋行实现集团化经营,经营范围也从最初的百货零售扩展到酒店旅游、建筑、金融、农业、房地产等多个领域,被泰国人称为“中央系”。

中央洋行集团是东南亚最大的华人商业集团之一,郑氏家族直接、间接掌控的企业多达500家,被泰国权威媒体《金融与银行》杂志列为“泰国企业界十八家族”之一。

如今这个庞大家族的话事人是郑有华之子郑昌。

郑昌1988年从美国硕士毕业后进入家族集团任职。1993年从中央洋行离职创业,成立泰国第一家超级购物中心Big C Super center,仅用不到3年时间,就将门店开到20家,直到2002年又重返中央洋行集团担任总裁一职。

在这些华侨富商家族身上,我们能看到他们可以传承百年的秘诀不外乎一个“和”字,“家和万事兴”在他们身上不断得到应验。

但对于这些富商来说,家和是基础,如何继续传承这百年基业才是最重要的。

比如谢氏家族,包括谢吉人长子谢宇宸在内,谢家四代继承人纷纷进入家族企业任职,但目前并未看到哪位继承人可以独挑大梁。我们熟知的谢其润、谢承润姐弟,作为谢家四代翘楚,其事业重心均在中国,并先后加入中国籍。

陈氏家族也有同样的困扰。

目前陈氏家族成员数量多达百人,除了陈智思一家定居香港,很多成员因为从小就在海外念书也已经定居海外,与家族联系并不紧密。

陈智思曾在采访中透露过对于第四代能否继续传承陈氏家族的未知:“‘富不过三代’其实是正常的,家族到了我这里已经第三代,并且经营的还不错,但第四代是否能延续还是未知数。”


  • 分享:
  • 编辑:白岩泠     2023-11-20

评论

0/150